荊楚各地 > 正文

高山上的獼猴桃——襄陽谷城青灣村扶貧側記

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17日 17:08 來源:中新網湖北

  中新網湖北新聞6月17日電 (周宇華 秦慈坤 周政)去青灣村的道路是從山下盤旋著向上延伸的,山路彎彎,拐一個又一個彎,路面隨著拐彎忽而左高右低,忽而右高左低,車似乎不是在行路,而是在軋一條斜仄不平的鋼板。姚剛緊抓把手,緊張地手心都出汗了,眩暈和惡心的感覺幾乎讓他崩潰。

云霧下山道彎彎的青灣村
云霧下山道彎彎的青灣村

  好不容易到了,他跳下車,蹲在路邊就瘋狂地嘔吐起來。

  這是2015年初春姚剛第一次來青灣村時的情形。他本來是谷城縣地稅系統的一名分局長,因肩負扶貧重任來到這里。

避暑勝地薤山
避暑勝地薤山

  青灣村在薤山的西南側。薤山是著名的避暑勝地,東晉文學家、史學家習鑿齒,北宋文學家曾鞏及后世到過薤山的文人騷客都留下了許多詩文歌賦。山上有李宗仁、朗寧等名人留下的別墅數十棟。在地理上,青灣村屬于薤山旅游度假區,但青灣村只有山的實質和內容,卻少了些薤山的雅麗與風華;方圓幾十里,一座大山連著一座大山,這里有的只是閉塞與貧窮。

村民采摘山果
村民采摘山果

  三月的青灣,正是乍暖還寒的時候,姚剛和其他扶貧工作隊員開始了尋找與探訪。這天,他們來到貧困戶老趙家,老趙光身穿著一件去年救濟的襖子,在豬圈旁看著小豬仔吃食,姚剛問:“你家主要收入來源是什么?”

姚剛和村民在玉米地里交談
姚剛和村民在玉米地里交談

  老趙把手伸進棉襖里,在肩上撓著癢癢,說“沒有收入,只種了兩畝多地。”

  “你打算發展什么致富項目?”

  “我不發展項目,我打羊桃果子賣。”

  陪在一旁的村干部說,“他說的羊桃果子,就是野生獼猴桃。”

  老姚順著他的話說,“羊桃果子多少錢一斤?”

  “一塊錢一斤。”

  “這一年才能掙多少錢?”姚剛心里沉甸甸地問村干部。

  村干部說,“過去,這里的村民都是身兼三職:農夫、藥戶、獵人。常忙于打獵、采藥、扳竹筍,采蘑菇、撿核桃、打板栗、挖天麻、割漆、收蜜、摘茶、鋸板、燒炭。從不死纏身在那一畝二畝地兒上,都喜歡打山貨,靠山吃山。”

  “不過這些年山貨也越采越少了,又禁槍不能打獵,不讓砍樹,不讓燒炭,日子就難了。“村干部補充說。

  “那為什么不換個思路,變靠山吃山為養山吃山呢?人工種植特產、藥材不好?”

  “山里人,只有看到別人搞什么發財了,他才會跟風上。前些年,也有老板進山鼓勵村民種香椿、黃精、白芨的,沒一個人配合。”村干部說。

  姚剛的第一次走訪貧困戶,就這樣郁悶的收場了。

  在回村的路上,姚剛總是東瞄瞄,西望望,希望發現山民們常采的山貨。在小溪邊一片漆著綠苔的巖石上,竟看到了星星點點的藍瑩瑩的小花,花的正中間有一芝麻大小的小白點兒,枝蔓上生著銅錢形的葉片,柔弱飄然的樣子,令人愛憐。此時,他竟情不自禁地詠出了袁枚的詩句:

  苔花如米小,也學牡丹開。

  姚剛以此詩句自況,可能是感到扶貧責任重大,唯恐自己有辱使命。

  姚剛在山上呆了半個月,天天在山村轉悠,找老農指認藥材和特產。然后,他回局里向領導匯報在青灣村種植紅心獼猴桃,并套種黃精、白芨的打算。局領導很重視姚剛的設想,要他寫出書面扶貧工作計劃,并派出分管扶貧的副局長王明海與姚剛一起找縣扶貧辦、農發辦、醫藥公司等部門,爭取資金、技術支持、論證項目的可行性。

  幾天后,姚剛帶著局里和扶貧辦共同扶持資金50萬元,在青灣村興建紅心獼猴桃基地50畝(以后又新增30畝)的好消息回到村里。接著,姚剛就興奮地忙碌起來,協商流轉土地,成立合作社,整地起壟,聯系購買種苗。

青灣村的獼猴桃基地
青灣村的獼猴桃基地

  轉眼就到了春分時節,平均海拔700多米的青灣村,春意初萌,正是春種的好時光,在外地定購的獼猴桃苗也及時送到。接連幾天,姚剛與村民們一起忙著在整好的畦埂上栽植獼猴桃苗,場面熱烈,其樂融融。

姚剛查看獼猴桃長勢
姚剛查看獼猴桃長勢

  村民跟姚剛早已熟悉了,有人跟他開玩笑說:“老姚,我們這山上到處都是獼猴桃,你們還從四川買苗子,是不是花冤枉錢?”

  姚剛說:“我這紅心獼猴桃果大汁多口感好,到時候你就知道了,要不要把你那二畝地也整出來種上?”

  那人說;“還是看看再說吧,我真怕瞎花錢。”

  “那你就等著后悔吧。”姚剛對村民的顧慮十分理解,這也正是他發展獼猴桃產業示范基地的初心所在,他下的就是“示范效應”這步棋。

  姚剛一有空兒就在獼猴桃基地巡視,獼猴桃苗的一丁點變化都逃不脫他的眼睛。看到枝頭變得飽滿了,就知道這苗栽活了,再大面積觀察一番,估算一下成活率,欣喜之情就躍上了姚剛的臉頰;又過些日子,只見灰褐色的枝條上生出了一個個芽苞,細看芽苞上裂有一絲絲小縫隙,里面透出的是亮晶晶的綠意;再過些日子,就長出了葉芽,上面生著毛茸茸的毫毛,象嬰兒的眉毛,若有若無,不敢觸及,生怕弄傷了這綠色的小生命。

青灣村的集中安置點
青灣村的集中安置點

  一村婦見姚剛如癡如迷,笑他說:“老姚,這獼猴桃是你的幺兒子?你這么疼愛?”姚剛笑笑,心里說,這可是青灣的幺兒子啊,還指望它給我們全村人養老呢。

  第二年七月,青灣村遭遇了惡劣的干旱天氣。接連幾天傍晚,姚剛站在熱烘烘的土地上,看到葉片曬卷了的獼猴桃苗,心急如焚。抬頭看天,霞光熾烈,萬里不見一絲云彩。他只好下山,尋求支援,興建灌溉設施。縣局領導聽了老姚的匯報后,撥付9萬元資金,購買水管引水澆灌獼猴桃。同時,著手興建一座60立方米的蓄水池,引水入村入戶,解決了獼猴桃基地灌溉和26戶70多村民的飲水問題。看到綠油油的獼猴桃苗,姚剛懸著的心才落了地。

  獼猴桃管理,技術性很強。每一次技術員來到村里,姚剛總是陪在技術員身邊,為他們端茶遞水,聆聽指導和學習操作。栽植、搭架、剪枝、疏除雌花梗上的側花蕾,疏掉多余的幼果等,他都一一記在心里,一有機會就實際操作,硬把自己練成了獼猴桃管理專家。

青灣村的獼猴桃基地
青灣村的獼猴桃基地

  2018年10月,國地稅合并后的谷城縣稅務局局長張敬宏來到青灣村調研扶貧工作。在獼猴桃基地旁,姚剛說起獼猴桃就滔滔不絕,他扳著指頭,如數家珍,“紅心獼猴桃一株能產果10斤,每畝110株,產量1000多斤,按每斤10元錢,每畝也收入10000多元,收入相當理想。”

  張敬宏說:“這個產業是搞對了,你辛苦了。現在國地稅改革,機構設置馬上到位,按照工作程序,需要征求你的意見,組織上會認真考慮你的要求。”

  姚剛想了想說:“我還是留下來繼續扶貧吧,現在有很多農戶看到種獼猴桃的好處,都在找我幫忙買苗子,來年也想種獼猴桃呢。村民們好不容易接受了養山吃山的理念,我想幫他們一把,讓更多的人得到實惠。”

  張敬宏說:“你是個有情懷的人,我支持你,扶貧工作中遇到困難你直接來找我。”

  送走了張敬宏,姚剛抬眼打量眼前這大片的獼猴桃,藤上的葉片在微風中拍手、招搖,象是在肯定他的選擇。他突然想起那位村婦說的話,竟獨自笑了,心想,我這“幺兒子”還真爭氣呢,但愿以后青灣村人都有自己靠得住的“幺兒子”。

(編輯:丁喆)
關鍵詞:扶貧
ag真人视频